Frank L. Douglas:中国政府推动力很强,已找到生物医药产业的各种问题,进入寻找解决方案的阶段了

中国科技网 夏青

11月5日,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办、北京生物技术和新医药产业促进中心承办的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论坛在京开幕,汇聚跨国医药企业高管、国内医药上市企业领袖、投资人、学者智慧“透视产业现状,解决发展问题,构筑健康未来”。奥斯汀生物创新研究所荣誉所长、创始人Frank L. Douglas在开幕式上致辞,称创新创业一直占据生物医药行业中的重要地位,呼吁行业人才进一步发掘机遇、自主创新。

奥斯汀生物创新研究所荣誉所长、创始人Frank L. Douglas在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论坛上致辞。中国科技网 陈龙 摄

在发表题为《通过加强高校院所、医疗机构产业的结合,促进开放式创新》的主旨演讲后,Frank L. Douglas接受中国科技网记者专访,对中国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优势和挑战建言献策——

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目前在全球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在快速发展。实际上,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医药市场,但我认为,在中国的监管流程能够让新药物更快进入市场的情形下,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还将继续增长。据我所知,中国已经速度很快地有条件地批准了宫颈癌疫苗Gardasil的上市,当然为确保安全、还会继续做研究,但这无疑加快了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进程。紧随而来的,是中国国内及国家的创新进程的推进,跨国企业也会更青睐中国、更愿意参与到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中来。

中国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优势是什么?

除了刚才提到的中国的监管流程能够让新药物更快进入市场之外,我对今天发布的《北京市加快医药健康协同创新行动计划(2018-2020年)》印象非常深刻。这份行动计划表明,北京市已经发现了生物制药行业所面临的许多问题,并已经开始研究解决方案。这里反映出中国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一个巨大优势:一旦政府认定这确实是中国应该高度重视的重点产业,政府的作用使得工作能够非常迅速地被完成。

目前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的现状是,政府已经确定了问题、开始研究解决方案了。这种政府推动的方式,使这件事情发生得比自然的方式快很多。同时,中国正在考虑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这不但需要迅速改善流程,还需要解决如何快速实现从发现到开发再到商业化的问题。我认为,在已经确定了问题的当下,中国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机会在于,应该考虑不同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比如,尝试让不同的企业分别采用两种或三种不同的解决方案,再从彼此的经验中学习,而不应该给所有的企业设定一种统一的所谓最佳选择。我担心中国的生物医药企业都选择一样的方法来解决问题,那样的话,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会错失很好的发展机遇。

奥斯汀生物创新研究所荣誉所长、创始人Frank L. Douglas接受中国科技网夏青专访。中国科技网 魏明 摄

中国发展生物医药产业面临什么挑战?

主要挑战是为患者提供创新疗法治疗。其次是如何使患者直接获得正确的治疗。

过去十年,人类在免疫学、免疫治疗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我们开始更好地理解如何利用基因和基因工程的相关知识来制造细胞、从个体获取细胞、让细胞获得某种能力,以使它们能够更好地对抗一些流行疾病。我希望中国能有部分企业致力于研究尖端前沿技术,即专注于基因工程和细胞疗法的精准医学;这样的企业不需要很多,重在合适,我认为他们将取得巨大的突破性成就。

另一方面,中国地广物博,人口非常多样化。这样的多样化是指,他们在基因上不是相似的。因此,中国具有从遗传分子的基础上了解哪些患者会对治疗产生反应、哪些不会,从而发展生物标记物的应用、以致发展精准医学的巨大的潜力。中国的人口及其多样性,正是生物医药产业上的所谓大数据。

举例来说,中国与美国或其他国家相比所具有的优势在于,一旦某种药物上市,就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服用,因此中国就有机会找出是哪些基因因素决定患者服用药物是否有疗效,并积累数据,在今后的治疗中更有效地选择生物标记物。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哪些人适合在生物医药行业工作?

那些发自内心喜欢生物医药行业的人,有激情的人。

我认为这个行业其实有四类参与者,分别是发明家、创新者、研发者和市场人员。发明家喜欢寻找新的想法、新的做事方式;创新者是那些想要把新想法变成有用的产品的人;研发者做具体的工作,以实现、展示产品;市场人员再把产品推向大众和市场。四类参与者各司其职,就会产生很好的结果。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夏青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