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大山深处的寂寞坚守将被历史铭记

科学精神论场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南仁东就是这样的人。他活在逐渐睁开的“天眼”中,更活在学生和同事们坚守的信念里。

当学术上浮躁之风不时涌动,当一些科技工作者为名利左右顾盼,当一些研究者为能走“捷径”而沾沾自喜——在距离贵阳市近200公里的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克度镇,在喀斯特地貌的深山幽谷中,在与家人分居两地、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与世隔绝里,这些年轻人仍然像“南老师没走”一样,惜时如金地忙碌着——试验、调试,再试验、再调试……为的是要让FAST成为一台“好用的望远镜”。

科学探索永无止境,是对于科学的执念,是深植于血脉中的科学精神,让他们超越了寻常的喜乐,在发现中获得快乐和满足。43颗脉冲星为证,FAST已成为全世界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但对它的调试从未停止。在大山深处,在常人无法忍受的寂寞中,南仁东却用无限诗意的语言描述他们的所得:

“大窝凼时刻让我们发现给我们惊奇

感观安宁 万籁无声

美丽的宇宙太空以它的神秘和绚丽

召唤我们踏过平庸

进入宇宙的广袤与无垠”

科学研究从来没有坦途。不是一番艰苦卓绝,不是寂寞中的执着坚守,孜孜以求,重大的开创性成果从来不会轻易向人们绽放笑容——发现新元素钋和镭的居里夫人,花了近4年时间从成吨的矿渣中提炼出了0.1克镭,使放射性同位素得以用来治疗癌症,却由于长期接触放射性物质导致恶性白血病而逝世;发明炸药的诺贝尔,不仅失去了多位亲人,自己也因此而失聪;发展了日心说的布鲁诺,因为自己的研究和坚守最终葬身火海……

FAST的建设也是如此。国内外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参照,其艰难程度足以与世界上任何重大科学工程相提并论,但它硬是从一个念头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落地中国西南。更重要的是,在FAST诞生之前,中国所有相关研究都只能依靠“二手资料”;FAST建成后,其综合性能比此前荣膺“世界最大”的阿雷西博望远镜提高了10倍,将在未来20年保持世界一流设备的地位。因为有了它,不仅中国人得以透望更多天外星辰,人类的视野也得以扩展到宇宙更辽远处。

“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作为个体的生命从来都是有限的,渺小的,正如用整整22年为FAST建设耗尽心力的南仁东,正如科学史上所有为人类探索和进步作出过贡献的伟大人物。然而,因为他们所投身的事业,他们的努力便是整个人类的努力,他们的坚守便是整个人类的坚守,他们的进退便是整个人类的进退。他们的精神注定像“天眼”捕捉到的浩瀚星辰,纵历万载时空,终将被世界铭记。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