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96岁新党员的新生活

新党员,科研工作,

新华社北京7月5日电  题:一位96岁新党员的新生活

新华社记者赵仁伟、林苗苗、毛伟豪

在北京友谊医院,时常能看到一位老人,满头银发,手拄拐杖,步履稳健。96岁的她,仍坚持在科研工作第一线。

李桓英,世界著名麻风病专家,与中国共产党同龄的她,在去年底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对于入党,老人说:“我觉得自己终于合格了。”

对于入党后的新生活,她说:“这个年纪了还能工作,相当于活了两次。”

“90多岁还能做点工作,没白活”

平时,李桓英早上8点上班,常常比同事来得早。一个夏日炎热的午后,在友谊医院北京热带医学研究所,记者再次见到了她。

聊上几句,就发现老人耳聪目明,思路清晰,而且不失率真的个性。“我很高兴,90多岁还能做点工作,没白活。”她说。

办公室里,有一张插着许多三角旗的云贵川地图。在从事麻风病研究的30余年间,李桓英跑了云、贵、川7个地州的59个县,这里曾是我国麻风病的高发区。直到2015年,她还曾前往云南回访。

“全世界麻风病防治现场工作,你是做得最好的。”这是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对李桓英的评价。

尽管荣誉等身,李桓英的日常生活简单朴素,每天除了单位和附近的家,就是在医院的食堂吃饭,下班后有时去小超市买水果。

“回到家,我喜欢看《参考消息》,看电视上的新闻节目,有时听听自己喜欢的古典音乐CD。”她指着身上的T恤说,“这件穿了好几年了,我觉得挺好。”

“她有一颗赤子之心,对事业特别执着。”她的科研秘书袁联潮告诉记者,到现在,老人一直关注国内外麻风病防治最新动态,并联络美国专家一起搞科研合作、培养学生。

从半路出家,到医学大家

麻风病是由麻风杆菌引起的传染性皮肤病,重者可以致残。在我国麻风病防治史上,李桓英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实际上,她参与麻风病研究却是“半路出家”。

上世纪40年代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后,1950年李桓英成为世界卫生组织首批官员,工作7年卓有成效后放弃了世卫组织的续约邀请,离开已在美国定居的双亲,于1958年底回到祖国,从事皮肤病研究。

1978年底,李桓英调入北京热带医学研究所。时任所长钟惠澜建议她做麻风病研究,这一年,她已58岁。

在很多人即将退休的年纪进入一个新的研究领域,李桓英欣然接受了任务,开始与麻风病的“不解之缘”,并向领导提出要“下到一线去,到麻风村去。”

去“麻风村”的山路难行,李桓英经历过多次车祸骨折、翻船事故,蚂蟥叮咬吸血,但这些都没有让她止步。每到试点的“麻风村”,她和病人一起吃饭,不穿隔离防护为病人检查,帮助大家减少恐惧心理。看到困难的病人家庭,她也总是慷慨解囊。

1983年,李桓英带着从世卫组织申请来的新药,在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偏远的3个“麻风村”试点的“短程联合化疗”,两年多后服药的47名患者的临床症状全部消失。

回忆往事,李桓英说:“治好麻风患者带来的由衷的喜悦,不是任何酬劳所能代替的。”

“短程联合化疗”在我国推广后,年复发率仅为0.03%,远低于国际组织小于1%的标准,极大减少了我国麻风病患者数量。这一方法于1994年被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推广。

李桓英主持的《全国控制和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策略、防治技术和措施研究》获得2001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她还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医德楷模等诸多荣誉。

党的同龄人,党的新血液

一生为医学研究默默付出的李桓英,去年“搞了个大事情”。2016年9月,第19届国际麻风大会在北京召开,李桓英教授荣获首届“中国麻风病防治终身成就奖”。当月,李桓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在入党申请书上,李桓英这样写道:“在多年的社会生活和医疗工作中,我深刻领悟到中国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也正是在党的培养、支持和帮助下,我为广大麻风病患者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党又给了我很多荣誉和鼓励。我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愿意以党员的身份为麻风事业奋斗终生!”

在各级党组织的关心支持下,2016年12月,李桓英与医院年轻的医务工作者一起庄严宣誓,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如果去世后,身上不能披上一面党旗,那会遗憾的。”李桓英说,“入党更增加了我对自己所选道路的信心,并引以为豪。”

“李桓英教授是一位老专家,也是我们党的新血液。”北京友谊医院党委书记、理事长辛有清说,李桓英把荣誉和金钱看得很轻,把人民的健康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她的爱国情怀、科学精神和大写的医德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楷模,成为基层党组织建设的宝贵财富。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冷媚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