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少将:互联网埋葬霸权 推动中国崛起

乔良少将,互联网,中国崛起,

乔良少将:互联网埋葬霸权 推动中国崛起

乔良(资料图来源网络)

【人物介绍】乔良,河南杞县人,1955年出生在山西忻县一个军人家庭。乔良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少将。 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化和普及,各种由此衍生的新技术全都在开足马力 ,一个亘古未有的大时代即将开始。社会变更必须的两大要素——生产方式的改变和交易方式的改变——已然具备。这意味着人类社会形态将出现超乎人类想象的巨变。领跑人类社会200年、中国才刚刚迈进门坎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即将告终。新的社会已经拉开序幕。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让人措手不及,整个世界都还没有为应对和迎接这一变化做好心理准备。

技术,却又一次跑到了人类领悟力的前面。

超限战理论不会过时

早在17年前,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少将和同伴王湘穗便以一本《超限战》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对于未来战争形态的一种预判:未来战争是超出原有的军事界限和限度的战争,将延伸至网络、金融、恐怖主义等(非军事)领域。今天的国际形势和国家实力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用17年前的“超限战思维”再去理解今天大国间的矛盾冲突,依然不会过时。

因为今天的金融战、网络战、恐怖战、舆论战,都正在逐渐取代军事战争,成为各国间利益搏杀的主要战争样式和工具。相反,军事战争就如同乔良少将多年前所预言的那样——军人坐在B角的位置上,A角让给了金融家、黑客和恐怖分子。这17年来,这个预言没有任何过失和错误。

另一方面,各国越来越多地使用组合手段而并非单一地使用军事力量和他国博弈。这也恰恰符合《超限战》所讲的“超限组合”,即组合各种力量投向新的战场,战争的范围在逐渐扩大,离开了传统定义中的军事战场。

互联网埋葬美国霸权

“互联网演变必然带来的两大趋势性结果:‘去中心化’和‘去货币化’,不可避免地会伤及乃至剥夺美国的两大特权:政治霸权和货币霸权。没有政治霸权和货币霸权的美国,已不再是霸权国。”这是乔良少将在新书《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发布会上说过的话。

乔良认为,美国的衰落某种程度上恰是美国创新的结果——互联网所导致的,作为新工具,它将促使人类创造新的民主路径。当年西方第三等级和资产阶级借助政党制和媒体来组织动员民众进而创造民主制度,但那种方式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过时。现在,当年作为民主制重要工具的纸媒在互联网面前呈现整体性衰落。当每个电脑或手机终端都变成了投票器时,谁还那么在乎报纸呢?政党也已不再是民主的标志,而是沦为集团私利的代表,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台湾都是如此。这就意味着西方民主制度赖以生存的工具和平台都已衰落,而其本身又没找到新的方式。难道美国今天创造出“互联网民主”了么?过去政党和报纸都是用来表达民意,但现在两者都成了过去时,因为互联网时代不再那么需要它们来表达民意。因此,西方民主制的衰落,不是指民主这个抽象概念的衰落,而是支撑其民主制的要素在衰落。

就此而言,美国根本不是被挑战者打败,而是败于自身的技术创新。美国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发明、完善并普及了互联网,但互联网又将埋葬霸权。互联网在诞生之初面目可爱,让很多人趋之若鹜,因其在经济产能、政治影响、军事力量、文化扩张等各个方面都能起到“倍增器”作用。但在普及后,互联网立即露出其悖谬的另一面,即扁平化和去中心化特征,其结果就是消解权力,其中包括美国拥有的霸权。

互联网推动中国崛起

客观而言,每种技术都改变了当时那个时代人类对社会的认知,这种改变会融入人类基因并传承下去。整个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一步步才走到了今天。作为世界经济的引擎和火车头,中国在上游拉动资源国家,下游拉动市场国家,这种举足轻重的地位决定了中国的世界大国地位。当今世界,有关任何国际问题的讨论都无法缺少中国因素。为什么在互联网发达的时代,美国在衰落,中国却崛起?

乔良少将说,如今的美国已经处在成型后的固化状态,无可塑性。但中国还处在成型前的软化状态,有可塑性。互联网在技术层面天然地迎合和支持中国提出的世界多极化主张,给中国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美国在衰落而中国在崛起的原因所在。

而相对于支撑美国大国地位的要素,支撑中国大国地位或大国模式的决定因素一定会有所不同。如果完全一样,中国的大国崛起就没有意义了。乔良表示,中国在崛起过程中解决自身问题的同时,也要解决世界性难题,这就要求中国必须找到适合自身且前所未有的独特路径。

(中国科技网汇编,部分内容来源于环球网、澎湃新闻、解放军文艺等)

责任编辑:左瑾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