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宏观经济要从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侧管理

中国经济,人口老龄化,收入分配,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百人谈,周天勇,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

【人物档案】周天勇经济学博士,是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兼城市研究所所长,北京市仲裁委副主任,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行政学院、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东北财经大学等单位聘请教授,国家发改委价格咨询专家、国土部“中国资源可持续发展战略”重大课题专家组专家,在宏观经济领域有着深入的研究。研究领域:国际战略、中美关系、宏观经济、经济发展与增长、财政体制改革、金融风险控制、土地制度与房地产价格、城市化、国有企业改革、农村经济等。

中国科技网(刘蕾)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温饱问题解决之后,人口不再是包袱,反而释放出红利优势,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经济也因此而实现了巨大发展。但中国计划生育的实施,中国人口增长开始放缓,出现少子化和老龄化现象,经济主力人口(指22-44岁的人)不断收缩,中国经济也结束高速增长,步入下行期。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认为,经济增长遇上下行,除了人口萎缩、老龄化和城市化中断外,还有一点就是国民收入中非国有经济和城乡居民分配比例越来越低。

中国经济下行原因一:人口收缩老龄化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据数据统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而这个数字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

“一个国家如果前中期放任人口快速及爆炸式增长,其形成的人口积累,在30年后的一个阶段中,会助推该国快速完成工业化,进入发达的后工业社会。” 周天勇认为,如果一个国家初期就开始严格控制人口增速,则可能导致人口储备规模不够,出现严重的经济主力人口不足、少子化和老龄化现象,在工业化后期快要进入后工业社会时,将失去足够青壮年人口规模的助推力量。

人口老龄化对于经济发展的影响,周天勇主要从以下三点来分析:1、从中国经济的动态增长看,长达35年之久的超低生育率和低增长率,导致严重的人口少子化和老年化,特别是22岁到44岁消费、就业、创新和创业主力人口的萎缩,加之人口流动和城市化的扭曲,导致劳动力供给相对和绝对减少,总需求持续疲软,以致生产成本上升和供给全面过剩。

2、从国内的产业及其消费需求看,由于22岁到45岁经济主力人口的猛烈收缩,导致住宅和汽车等消费的突然萎缩,而与此有关的钢铁、煤炭、水泥、有色冶金等关联和配套制造业、建筑安装工业等全面过剩。

3、对于人口流动的管制及其对城市化的影响方面,其经济后果就是未来经济增长相当程度上失去继续推动城市化进程的动能;城镇的住宅生产供给过剩,而其需求却流回农村;由于农村收入,特别是农村老年人口收入和保障是城市的1/3,甚至更低,未来不但不可能再指望这些人口成为汽车和住宅的消费主力,就是普通的消费水平也比城市老年人口低得多,形成巨大的消费塌陷。

从近些年的人口政策来看,基本延续了“两年一放开”的改革节奏。周天勇说,“中国这些年计划生育大约减少了2.17亿人,22-44岁人口约减少了1亿多人。如果这1亿多人在的话,起码还能保证中国GDP在8%以上的速度上维持10年以上。”

中国经济下行原因二:城乡居民收入分配比例越来越低

中国经济的增长少不了实体经济企业这个主体,企业也是一个社会创造财富的经济主力群体。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所负担的税收、社会保险、政府各种收费罚款、利息、能源、运输、土地房租等各种成本越来越重,其所创造的GDP,除了工资外,被上述项目瓜分而所剩无几,甚至要亏损经营。其中政府和金融分配国民经济利润的力量越来越强。

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商品生产和服务形成的GDP的分配来看,城乡居民收入分配的比例在持续下降,政府分配的比例在持续上升。周天勇称,国有企业创造和分配GDP在比例上下降后,21世纪开始又在回升,但其容纳的就业比率在下降,导致所分配的GDP要么形成国有企业的收入和资本,要么形成政府的收缴的利润。

而对GDP的另一个分配走势是在2011年后,国民经济急剧高利贷化,银行借贷和其他社会融资的利润率越来越高,分配规模越来越大,它们的高成本,挤压性地分配了实体经济的一部分利润。从国民收入分流来看,不断地挤出相应城乡居民和民营企业对GDP中的分配流量,致使消费和投资能力减弱,增长速度下降,使国民经济增长消费和投资需求的拉动力越来越弱。

周天勇认为,理论是简单和抽象的,但实际的国民经济运转是复杂和客观的,企业越来越高的体制成本,既有GDP分配向政府、金融、运输、土地等领域的过度分配,也有资金、投资和消费向外的流出。他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是减轻企业的负担。不仅要在思路上从凯恩斯主义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学派的供给侧管理外,还要从宏观调控依据的理论上转型。

责任编辑:刘蕾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