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几个超大规模的脑科学基础研究基地

脑科学,基础研究基地,

10亿美元瞄准脑科学:陈天桥要造阿凡达

对于这名中国互联网最早的风云人物来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自盛大转型后,对脑科学的探索占据了陈天桥60%~70%的时间。根据计划,盛大将投入10亿美元开展脑科学探索。计划分为基础研究、大脑治疗和大脑开发三部分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何欣荣、高少华

在2013年底将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等主要资产出售后,中国互联网最早的风云人物陈天桥就淡出了公众视野。一直到今年年初,一则说他在“两会上没有存在感”的新闻,让他硬生生被刷出了“存在感”。

“如果游戏这个产业再次被我颠覆了,或者因为我的加入而解决了一些对社会有帮助的问题,这会带给我快乐。除此之外,我不太在意人家怎么看我。”近期和记者对话时,陈天桥淡然回答道。

这正是典型的陈天桥风格。2004年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2009年带领盛大游戏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刷新中国企业赴美IPO融资纪录,2015年因为投资人的身份登上胡润《点金圣手富豪榜》。对于陈天桥来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陈天桥自己将此称之为爬山,“不断地回到原点,从平地开始爬山,很享受、很喜欢。”

而他要爬的下一座高峰,就是人类最大的未知领域之一——脑科学。

挑战脑科学:15年能否造出“阿凡达”?

陈天桥和盛大为何要投资脑科学?这远不止是一个互联网企业转型升级的故事。

最早运营网络游戏时,陈天桥就在思索一个问题:为何一个由0和1组成的虚拟世界,会让众多青少年如此热爱甚至沉迷?

陈天桥说,盛大游戏高峰时有几千万用户在线。在虚拟世界中,游戏几乎主导着他们的情绪,“修改几个参数,用户当中肯定有人投诉,再修改几个参数估计会有人直接找上门来。”

虚拟的东西为什么能产生这么现实的冲击?人类的大脑怎么接收和处理这些外部信号?这些问题,都属于脑科学的范畴。

不得不承认,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大脑仍然是人类认知的“黑洞”。脑科学和宇宙,被认为是人类最大的两个未知领域。硅谷的马斯克发射火箭要去遨游太空,陈天桥则选择去探索大脑这一人类的宇宙。坚定陈天桥这个选择的,还有2009年让他被迫离开日常管理岗位的两场大病。其中一场是惊恐症,患病期间他甚至不能坐飞机。

自2014年盛大转型为全球投资控股集团后,对脑科学的探索占据了陈天桥60%~70%的时间。在这段“潜行期”内,他阅读了大量英文版脑科学著作,见到了这一领域的诸多顶级学者和医生,越深入越感觉到脑科学研究的薄弱。

现在,陈天桥认为是时候行动了。一是因为计算机技术的成熟,人脑有大约800亿个神经元,了解其运作机理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二是显像技术的成熟,目前正在努力迈向分子的层面。“未来十年二十年是人类大脑最终揭秘的时刻”。从这个意义来说,陈天桥认为自己应该也是奇点理论的信奉者。

根据计划,盛大将投入10亿美元开展脑科学探索。计划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基础研究,盛大和复旦大学正在洽谈,计划投1亿美元给复旦大学,由其找到国内3所以上的高校分享这笔基金,直接在硅谷建设中国高校海外脑科学研究基地,就近招募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尤其是华人科学家开展研究。

之所以选择复旦大学,一方面是由于陈天桥的“私心”,因为这是他的母校。另一方面,复旦大学确实是国内脑科学研究的领军机构,已经领衔成立了“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

二是大脑治疗。在了解了大脑的基本运作后,就可以对抑郁症、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症、惊恐症、焦虑症等与大脑相关的疾病开展治疗。“我们现在老觉得这个药不行,那个药不行,讲白了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大脑是怎么运作的。”

三是大脑开发,这和当前最热门的类脑研究、人工智能直接相关。“用15年的时间能不能把真正的阿凡达创造出来?也就是说,用你的意念去控制机器人,传一个信号过去,机器人就能替你下深海进太空。”陈天桥告诉记者,他甚至和哈佛大学的神经科学家探讨过能不能下载人类记忆,以及梦境能不能被分享这些问题。

“我从来没期望盛大就是揭开脑科学秘密的那个机构,但当人类最终揭开这个大秘密时,有盛大的贡献我会感觉非常的快乐。”在面对科学时,喜欢狂想的陈天桥还是谦虚的。陈的夫人说,陈天桥或许应该研究一下自己的大脑,因为他的快乐来源和身边的人都不一样。

显然,陈天桥做的并不是一个商业计划,而是一个公益性质的、非常前沿的创新项目。这确实符合陈的性格。盛大集团的一位高管这样描述:“他(陈天桥)经常说,我够有钱了,可以任性一点,要么这个事情有意思,要么我就不干,赚钱不是最重要的。”

谈互联网创新:不能再照搬美国模式

虽然“够有钱”,但投入10亿美元对任何机构都不是小数目。陈天桥的家人曾向他“抱怨”,不能老是这么花钱,也得想办法赚钱。

投资哪项业务有“钱途”?陈天桥的选择是金融行业。这是除了老本行TMT(科技、媒体和通信)之外,盛大第二个全力以赴的产业。今年4月和6月,盛大先后斥巨资入股美国最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美盛(Legg Mason),以及美国最大的网贷平台Lending Club,并成为两者的最大股东。

在很多人看来,金融和盛大起家的互联网娱乐产业完全不沾边。但陈天桥却认为,两者对经验和能力的要求完全一致。因为,金融和互联网娱乐在本质上都是数字化产业,讲白了都是0和1,两者都依赖于后台系统的建设、运营和客户服务。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还处在一个相对早期的状态。比如兴盛一时的互联网金融,因为乱象频出已经进入严厉的规范整顿阶段。盛大的想法是,通过投资美盛和Lending Club,把国外资产管理行业的一整套逻辑、理念、人才带到中国来。

“我们的出发点,一是金融产品的创新,二是全球化。”陈天桥说,人民币正在成为全球的主流货币,境外人民币的存量也越来越大。在每种货币走向全球的过程中,都会催生一批世界级的资产管理公司。陈天桥和盛大定下的目标是,做全球华人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尽管淡出互联网江湖已有时日,但和陈天桥聊天,仍然免不了谈到互联网行业——现在受到热捧的智能电视盒子和客厅娱乐,陈天桥早在2005年就提出并付出实践了。

其实,说盛大完全淡出互联网行业也不准确。2012年下市后,集团从投资者角度对资产进行全面梳理,并实施多品牌战略。在已经成熟、且现金流很好的部分如盛大游戏、盛大文学出售后,另外两块:资产管理投资平台以及企业孵化平台,包括120家投资企业和盛大天地等,继续保留在盛大体内;而代表移动互联网未来发展方向的,则从盛大分拆出独立的品牌—“掌门科技”。两者分别由陈天桥和陈大年兄弟掌控,在战略上分工。

最近,“掌门科技”旗下的连尚网络宣称,其开发的WiFi万能钥匙,全球总用户已超过9亿,是国内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工具软件。据悉,连尚网络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预计达到30亿美元,几乎和退市时的盛大相当。这等于悄然之间,又创造了一个新的盛大。

陈天桥认为,互联网行业的核心是技术创新:“从盛大代理韩国的游戏开始,依靠中国人口红利和巨大市场的优势,通过简单的模式创新取得快速发展,这条路已经走了十几年了。”

陈天桥观察到,模式创新的路以后会越走越窄,互联网金融在国内的挫败就是案例之一。“以往中国互联网企业总是学习美国的模式,我很开心在互联网金融这件事上终于抄错了。因为美国金融业有强大的征信系统,每个人在第三方平台上有自己的信用记录,而中国没有这样的生态环境。这可以促使大家反省,什么是真正的创新。”

对于提供网约车服务的热门科技企业,陈天桥也不看好。因为他觉得随着无人驾驶汽车这种真正的技术创新的实现,汽车只要放在停车场会很快被人拿走,根本用不着去预约司机,那才是真正的共享汽车,用不着和现在的出租车行业博弈。

也许,正是因为对真正的创新的痴迷,让陈天桥选择了去投资脑科学研究。虽然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陈天桥仍觉得可以一试。因为他发现,很多改变人类的技术,都是在哈佛、斯坦福等私立大学完成的;他的终极目标,就是投资或创建一所致力于脑科学研究的学院……

对于中国的创新创业来说,陈天桥一直未曾离开过。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左瑾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