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撒可富案看驰名商标按需认定原则在级别管辖确定中的作用

驰名商标,按需认定,管辖权,

【案情简介】

原告中国-阿拉伯化肥有限公司(简称中阿公司)在化肥商品上持有第580414号“撒可富SACF及图”注册商标,原告认为被告北京中农撒可富化肥有限公司(简称中农公司)、被告吉林金土地肥业有限公司(简称金土地公司)、被告江苏大化润田肥业有限公司(简称大化公司)制造、销售“撒可富”化肥的行为,被告中农公司将原告驰名商标“撒可富”作为其企业字号并在商业活动中突出使用的行为,系侵犯原告“撒可富SACF及图”驰名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违法行为,故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损失及维权费用合计30万元等。

【调查与处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其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所核定使用的商品与其指控被告中农公司使用的商标所使用的商品属于相同类别,被告使用“撒可富”字号亦在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化肥类商品上,以上均不涉及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问题。虽然原告提出驰名商标认定的诉讼请求,但三被告被诉侵害商标权行为是否成立不以原告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是否系驰名商标为事实根据,故本案实质上不属于“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本案由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

【法律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的规定,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属于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第一审案件。而其他商标民事案件及不正当竞争案件均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本案被告之一中农公司的住所地位于北京市密云区,因此北京市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驰名商标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作为处理涉及商标案件需要认定的事实进行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在下列民事纠纷案件中,当事人以商标驰名作为事实根据,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认为确有必要的,对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一)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诉讼;(二)以企业名称与其驰名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诉讼;(三)符合本解释第六条规定的抗辩或者反诉的诉讼。”;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在下列民事纠纷案件中,人民法院对于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不予审查:(一)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成立不以商标驰名为事实根据的;(二)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因不具备法律规定的其他要件而不成立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其作出的(2017)京民辖终21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驰名商标司法认定是在个案中为保护驰名商标权利的需要而进行的法律要件事实的认定,属于认定事实的范畴,遵循个案认定、因需认定、事实认定的原则。只有在商标驰名是构成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要件事实时,才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只有在审理涉及驰名的注册商标跨类保护、请求停止侵害驰名的未注册商标以及有关企业名称与驰名商标冲突的侵犯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民事纠纷案件中,才可以认定驰名商标。

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中农公司在化肥商品上使用与其驰名商标显著部分相同的“撒可富”商标,侵害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中农公司将原告驰名商标“撒可富”作为其企业字号并在商业活动中突出使用,侵害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金土地公司、被告大化公司明知被告中农公司存在侵权行为,仍为其提供加工生产等帮助行为,构成共同侵权。由上可见,原告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所核定使用的商品与其指控被告中农公司使用的商标所使用的商品属于相同类别,被告使用“撒可富”字号亦在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化肥类商品上,以上均不涉及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问题。虽然原告提出驰名商标认定的诉讼请求,但三被告被诉侵害商标权行为是否成立不以原告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是否系驰名商标为事实根据,故本案实质上不属于“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

此外,根据《关于北京市基层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调整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跨区域管辖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辖区内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本案被告之一中农公司的住所地位于北京市密云区,且本案不属于“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法裁定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

【典型意义】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部分企业将获得驰名商标认定作为一项经营策略孜孜追求,一旦获得认定,便将“驰名商标”用于广告宣传,以此获得消费者的青睐,提高品牌价值及企业知名度,驰名商标保护作为一项救济手段被严重异化。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相关司法解释,多部门亦出台相关政策,对驰名商标滥诉滥用现象进行规制,并提高了涉驰名商标案件的审级。2014年商标法修订时,更明确规定不得将驰名商标用于各种商业活动中。至此,驰名商标的滥诉及滥用现象有所缓解。但是,由于立案登记制的实施以及部分企业仍追求驰名商标认定可能带来的商业利益等原因,一些无需认定驰名商标的案件仍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驰名商标是商标保护的法律概念,而非荣誉称号。撒可富案再一次明确了驰名商标按需认定的原则。对于不涉及驰名商标跨类保护问题的案件,被诉侵害商标权行为是否成立不以当事人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是否系驰名商标为事实根据的案件,实质上不属于“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即不属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第一审案件,应当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撒可富案一审裁定作出之后,原告未提起上诉。该案裁定对于引导当事人合理提起侵害商标权以及不正当竞争之诉、避免以涉驰名商标为由避开级别管辖的规定具有一定的指引作用。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冷媚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